红色故事|我爷爷严汉卿的革命生涯

摘要:这年十月,爷爷与严焕卿、严敬安(毕业于北京民国大学,进步学生)被迫返回平利。爷爷严汉卿、严焕卿的事迹载入《安康百年纵横》,誉称“大巴山中的革命火种”。

原标题:我爷爷的革命生涯

爷爷严汉卿(1897年3月—1930年1月),又名文翰,出生于平利县八仙镇龙门乡王家榜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严氏家训“养儿不读书,不如喂条猪”,所以再穷的家庭也会送孩子上学。爷爷幼时徒步180余里赴县城高小念书,后考入兴安中学,1921年先后考入西安省立甲中农业学校、陕西法政专门学校,均提前完成学业,1924年考入北京法政大学。

西安就学时,正值皖系军阀走狗陈树藩及河南匪首刘镇华统治西安,西安人民掀起了反陈驱刘斗争高潮,爷爷和进步学生一道投入了这场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。他组织学生沿街张贴标语、散发传单,并整队前往督军公署示威,促使反陈驱刘斗争取得了胜利。

在北京时,爷爷寄居堂兄严銮坡(北京大学毕业)公寓。一天,突然发现书柜里的《资本论》《进化论》《社会发展史》等革命书籍(据严銮坡说那些书是1922年在汉口时廖乾五所赠),如获珍宝,爱不释手,通宵达旦地反复研读,并与当时在北京民国大学上学的堂弟严焕卿秘密交流学习心得,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,追求真理、挽救国家危难的爱国思想进一步萌发。继而常在北大图书馆阅读马列着作和进步书刊,并多次拜谒李大钊,聆听革命领导人的教诲。上海“五卅”惨案发生后,“三罢”斗争迅速席卷全国,爷爷满怀激情地投入了北京这场轰轰烈烈的革命洪流。常与李环山、鲁仲阳、鲁仲烈、谢百勉、朱光培等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一起进行革命活动。在李大钊领导下,爷爷和邓慎思、金本练三人带领五千多名学生到北洋政府请愿,百余名代表与段祺瑞交涉。学生王国贤被杀害后,爷爷破指血书“誓死救国”四个大字,革命斗志更加坚定。

革命风暴冶炼了意志,党的教育指明了航向。李大钊见爷爷勤奋努力、品学兼优、思想进步、爱国忧民、忠于革命、勇于斗争,1924年直接接受爷爷为中国共产党党员。爷爷入党后,同年又介绍严焕卿、吴星阶等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北京期间,常在学校与长辛店之间活动,与李大钊秘密见面,接受教育和工作任务。

1926年,中国共产党领导先进知识分子宣传“新三民主义”,发展国民党员,壮大左派队伍,并派员建立国民党陕西省的统一领导机构——省党部。1926年冬,开始组织长安农民运动,1927年春夏达到高潮。1927年春,爷爷受中共北方局派遣回陕西工作,经组织决定任长安县农民协会秘书兼宣传部长,住南四府街北角的一座小楼上,过着简朴的生活,做着扎实的工作,文件均由爷爷起草,领导和同志们称赞他的文章“有理有力,文如其人”。并按上级积极发展国民党党员的指示,于1927年夏天在西安教育讲习会议上介绍王禹皋加入了国民党,为推行“新三民主义”和组织农运工作做出了贡献。

1927年6月,冯玉祥追随蒋介石在陕西清党,大批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惨遭迫害,长安农民协会被迫解散,爷爷入狱。后经时任省议员的平利老乡姜润生和陕西西大教授、省府议员王翰芳等具保营救出狱。这年十月,爷爷与严焕卿、严敬安(毕业于北京民国大学,进步学生)被迫返回平利。爷爷接受了第三高等小学聘请,一边任教一边与严焕卿一道,按照中共陕西省委制定的《陕南工作大纲》继续开展革命活动,宣讲中国近代史、宣传俄国十月革命、教学生唱《打倒列强》、建立学生自治会,带领学生到人口密集处宣传新思想、宣传革命。假期又利用学生进城竟考之机,采取贴标语、讲演、唱歌等形式组织学生宣传队,在龙潭砭、冲河、陈家坝、猫儿沟口、普济寺、长沙铺等地,大讲军阀倚仗帝国主义欺压、屠杀中国人民的罪恶事实,揭露贪官污吏、土豪劣绅鱼肉乡民的反动行径,组织民众抗捐抗税,并投入大量精力开展农村工作和武装工作。爷爷和堂弟严焕卿(后人称“二严”)一回县,便数次会晤太平河农民领袖吴远扬(其抗暴组织曾于1926年攻入县城,是远近闻名的农民组织),吴远扬深受感染和鼓舞,常向“二严”请教,并计划以八仙为根据地壮大革命队伍。后又先后去湖北竹溪、四川城口,说教地方农民组织和土匪队伍。

爷爷善于农村工作,经常向贫苦农民宣传土地改革主张,深得农民拥护,许多农民亲切地称他“严土地”。担任县调查租石委员期间,针对租石捐摊派不公的现象,愤慨地质问国民党政府:“收租石的不给款,饿肚子的要出捐,是哪来的规定,是谁人出的章程?”。

1928年秋,县长吴清源以“煽惑民众、扰乱地方”的罪名,革除了爷爷的教师职务。爷爷怒火益炽,返回八仙故里,继续开展农村工作,组织龙门桥、土桥子的师生举行游乡宣传,抗税抗捐,提倡男女平等,禁止女人裹足,并利用“红枪会”的名义,组织了一千多人的农民自卫队,推选当地教师陈子民为队长,民众沸腾,声势浩大,官府的苛捐杂税暂得停返。

1929年春,爷爷进城冲着正在开会的绅士之面,与伪县长吴清源展开了一场面对面的斗争,历数了军阀、县府的十三条罪状,并指着吴清源说“我劝你把大堂内挂的那块狗肉招牌拆了(尔俸尔禄,民脂民膏,下民易虐,上天难欺)!”要他把后两句改为“上天易虐,下民难欺”,吴清源恼羞成怒,当着众绅士之面没有发作,内心却暗藏杀机。1929年6月,县府发出布告,“严汉卿是共产党,犹如洪水猛兽……”,下令通缉。此时,爷爷深刻认识到,没有革命的武装,就难以取得革命胜利。遂按李大钊“变旧式的红枪会而为堂堂正正的现代的武装农民自卫团,变旧式的乡村的贵族的青苗会而为新式的乡村的民主的农民协会,才能达到除暴安良,守望相助,阻御兵匪,抗拒苛税,抵制暴官污吏,打倒劣绅土豪的目的。”的指示,赴岚皋、镇坪面见当地的红枪会组织。在镇坪,受到于文卿、于振瀛父子的热情接待,交谈之后,本有进步思想的于文卿、于振瀛父子,表示坚决支持革命,决定在竹溪河处创建红枪会,并安排李岚清、李佑清二兄弟做联络工人,发龙村的徐巨平的结拜兄弟“二十四平”也加入了红枪会,于文卿为让更多的人拥护他,把80多石的土地分给了无地的穷人,人数很快发展到100多人,数次把催捐收款的差人赶出竹溪河。而岚皋的陈定安虽然愿意追随爷爷,但匪性难改,说你搞“三民主义”,我就搞“四民主义”,加上一个抢民主义,只能暂时放弃。

外出归来后,爷爷避居亲友家中,得到群众的极力掩护。当时八仙最大的土匪蔡益之,号令邻近三省的土匪,手下数千人众,爷爷与其密谈欲将其改编为革命队伍,谁知蔡益之表面同意,暗地里却向县府告知了爷爷的行踪。吴清源即命蔡益之为自卫队队长,命令他暗中窥探、跟踪爷爷。1929年冬月28日凌晨,爷爷探望亲友时,被吴清源秘密逮捕,并搜出《卡尔.马克思》一书。押解至白沙河时,当地团总夏伟臣要组织群众路劫,二爷爷严文林胆小未允。太平河吴远扬闻讯,立即组织红枪会数百人赶赴县城,未及赶到,便得知了爷爷的死讯。吴清源于腊月初一深夜将爷爷押至县城,为防止爷爷高呼口号,引来救兵,以泥土塞口鼻,立即枪杀于西门外,时年32岁。

爷爷牺牲后,严焕卿继续开展革命斗争,1931年在平利狗脊关被军阀王光宗杀害,时年27岁。爷爷严汉卿、严焕卿的事迹载入《安康百年纵横》,誉称“大巴山中的革命火种”。“二严”的壮烈牺牲,充分地暴露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凶狠残暴,更加激起了巴山人民反抗国明党反动派、争取民族独立的革命激情,燃烧起了熊熊的革命烈火。时任县府副官兼粮食局局长邹显成(进步人士,爷爷好友)毅然辞职,进入川东,秘密为红四方面军做事。八仙一支土匪哗变,几个进步青年谋杀了土匪首领,组建了“巴山游击队”(后入竹溪加入解放军)。四川宣汉籍共产党员王维舟筹备在川陕鄂边界地区建立革命根据地,1929年底建立了“川东游击队第一路”。1931年冬紫阳发动青石板河农民抗捐运动,历经艰难曲折的革命斗争后,余部皆入四川投奔红军,汇入了波涛汹涌的革命洪流。

爷爷惨遭杀害后,奶奶掏爷爷口鼻中泥土时,几次晕死,终因悲痛过度,于次年正月病逝,年仅9岁的父亲和他的弟妹成了孤儿。父亲继承爷爷的革命意志,加入了早期地下党,后病逝在讲台上。为报家国父仇,父亲立誓“大仇不报,誓不结婚!”后在亲友的逼迫下,46岁时娶了我母亲,父亲去世时,15岁的我和两个妹妹又成了孤儿。一代英烈,两代孤儿。爷爷为党和人民付出的不仅仅是自己的生命,还有两代孤儿的巨大代价。

列宁说:“忘记了过去,就意味着背叛。”今天,深情缅怀我的先辈们,就是为了不忘2019马会资料大公开、前赴后继、牢记使命,坚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,为实现伟大复兴“中国梦”而不懈奋斗。(作者 严共昭)

参考资料:《平利县志》、《安康地区志》、《平利县志资料》第28期、《安康百年纵横》、《中国共产党安康历史》

责任编辑:万自义